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市场批发
大蒜与生活
行业知识

 

  鱼山大蒜盘内幕交易之争 霸王条款疑似猎杀多方
 

经济导报首席记者 刘翔 金乡报道

  时近深秋,冷空气接踵来袭。近期中国大蒜(鱼山)电子交易市场(下称“鱼山盘”)的交易变化,似乎更显诡异。

  22日,持续看多的交易商张扬准时在电脑前看盘。8时55分,鱼山盘按时开盘,但系统却无法正常交易;而9时3分-4分,混级蒜1212瞬时跌停。这短短一分钟,多方损失约5000万元。

  诡异之处不仅于此。鱼山盘21日公告:将交易品种1212合约、1301合约等4款交易品种的涨幅由5%下调至2%,跌幅则继续维持在5%。此外,上述4款交易品种停止新订立,只允许转让。

  “经市场董事会研究,10月18日-10月31日,无论大蒜现货价格上涨或下跌,指导价都保持现价(5100元/吨);且18日起,顺势买方保证金增加至30%。”鱼山盘17日还曾如此公告。

  增加保证金,只准转、不准卖,鱼山盘的一系列措施在交易商中引起极大争议。一时间,多方爆仓压力陡增,市场关于鱼山盘袒护大空方甚至参与做空的猜测甚嚣尘上。

  “目前,公检法和郑州大学的专家已介入调查,我可以保证鱼山盘自身并未参与坐庄或袒护空方,结果很快可以出来。”鱼山盘董事长王新建23日接受经济导报记者独家采访时,极力澄清质疑。

  做空之嫌

  继寿光盘、龙鼎盘、南店子盘(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恒丰盘(本报7月8日A1版曾予报道)、国兴盘(本报8月26日A1版曾予报道)相继崩盘后,作为硕果仅存的大蒜电子盘———鱼山盘是否会重蹈违规交易覆辙?

  时隔半月,导报记者再赴“蒜都”金乡探访。(本报10日A1版曾予报道)

  “由于网络故障,我们已经暂停了交易。”23日上午,鱼山盘交易大厅的客服如是表示。

  暂停交易的大厅颇为冷清,除了工作人员外,并未见交易商的身影。

  “22日开盘后短暂无法交易,并非我们公司的原因,而是由于在郑州大学的服务器出了问题,受此影响的电子盘并非我们一家。”对于22日开盘后鱼山盘一度无法交易的原因,王新建解释说。

  “由于多方对交易存有质疑,因此公司暂时停牌,各方进行调查、协调。”对于23日的暂停交易,王新建表示。

  采访中导报记者了解到,多方的最大纠结在于鱼山盘怀疑存在做空行为。

  “鱼山盘就是一个典型的做空盘。”作为鱼山盘多方代表,王辉(化名)总结了三个规律:现货价格涨时,盘面不一定涨,但当现货价格弱或落时,盘面价格一定落;当指导价上调时,盘面不一定涨,但当指导价下调时,盘面一定落;当盘面连续下跌时,不缩小跌幅,但是当盘面有一点上涨时却会缩小限制涨幅。

  多方认为,1212合约从8月初的7000点,至10月12日近期低点4101点,累计下跌2800多点。而10月起现货放量慢涨,电子盘反弹,不过仅涨了500多点,鱼山盘就在17日限制涨幅为2%,难免有袒护空方的嫌疑。

  而随着保证金比例的提高,持续的下跌也增加了多方爆仓的可能。

  “做多做空是交易商的投资选择,看错行情亏本也在所难免。”对此,王新建强调,鱼山盘自身并未参与交易,盘面走势均是市场表现。

  定价争议

  “目前的点位,也反映出市场对大蒜价格走势并不看好。”王新建说。

  导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2日收盘,1212合约已从前期8100点的高位跌至4467点,1302合约则跌至3885点,1303合约更是跌至3834点。持续下跌,令多方损失惨重。

  对此,多方另一质疑就是鱼山盘指导价与现货价格相背离。

  “10月1日后,库内蒜价格稳中有涨,为何鱼山盘10月9日时却下调指导价100元?近期现货慢涨,而其指导价却要保持5100元至月底?”来自泰安的交易商王亮,对于目前的指导价颇为不满。在他看来,目前现货价格应在5400元上下。

  “指导价是公司在多个价格采集点采集后综合制定的,价格出现一定浮动完全正常,其中4.5级以上的蒜占比超过六成。”对于鱼山盘的定价原则,负责当地大蒜交易的金乡县商务局副局长周保华不久前表示。

  导报记者注意到,由于鱼山盘定价针对混级蒜,标准相对混乱,对蒜的个头、蒜瓣数量、出牙蒜的比例都缺少明确的计量标准。这也成为许多交易商对指导价格产生质疑的原因。

  鱼山盘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

  本报《鱼山盘陷违规交易漩涡 规则缺失成巨大隐患》见报后第二天,鱼山盘便发布公告,决定成立混级蒜指导价运行委员会。

  据了解,该委员会由“素质高、信誉好”的10名企业代表、10名授权服务机构以及10名经纪人组成,最终价格由上述代表提供参考价后,由鱼山盘综合制定。

  损失难索赔

  “本市场郑重提醒广大交易商,不认可本市场交易规则的交易商请自动离市,对无理取闹扰乱市场的交易商,市场将按照交易规则执行,由此产生的风险及损失由交易商承担。”鱼山盘官网公告中的这句话,引起了导报记者的注意。

  “我的地盘,我做主。”在许多交易商看来,这样缺乏外力约束的契约难言公平。据了解,目前现货指导价、交易时间以及交收规则,均由鱼山盘所属公司制定。政府扮演的角色主要是监管。缺少监管,在巨大的利益诱惑和复杂的外界干预下,电子盘很难做到真正的公平和专业。

  “目前,仅凭多方或鱼山盘自身说辞,还很难定性鱼山盘是否存在违规交易,这需要相关部门最终审查后才可确定。而对于多方巨亏,则提供一个警示:电子盘是类期货机构,要警惕其投资风险。”国际财务管理师协会山东中心主任王陈表示,缺少统一行业监管,是电子盘问题频出的重要原因。

  电子盘汇集了各方资金,但由于监管部门并不明确,也导致事后索赔缺乏成功案例。

  以恒丰盘为例。23日,曾投资约800万元参与恒丰盘交易的杨亚凡向导报导报记者证实,在6月底恒丰盘崩盘后,虽然经查恒丰盘自身违规参与了电子盘交易,并私自支用客户保证金约1.8亿元,但目前资金追讨进程却相当缓慢。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