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协会动态
会员天地
观察评论
组织结构

 

  “蒜你狠”变“蒜你贱” 蒜乡出现大蒜降价潮
 

蒜你狠”变“蒜你贱” 蒜乡出现大蒜降价潮
2011-07-17 05:03:11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去年,蒜价飙涨,今年却跌破成本——
“蒜你狠”怎变“蒜你贱”
蒜价一路走低,蒜农亏本,眼下1斤得亏1元
“跌跌不休”的大蒜降价潮,还在7月的蒜乡山东省金乡县蔓延。
金乡县鸡黍镇西李村村民王伟今年又种了6亩大蒜,不过他已经体会不到去年价高时的喜悦了。“去年这个时候,大蒜每斤卖到3元5毛,现在只有7毛来钱。”
所幸的是,在5月份,王伟有两亩多大蒜刚从地里挖出来,就以每斤1.8元的价格卖给了蒜贩子。剩下的3亩多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至今还堆在家里等待收购。
王伟告诉记者,村里的不少大蒜种植户境况比他还惨。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由于蒜种、人工等费用增加,今年种蒜成本比去年涨了四成。蒜种贵,每亩用大约200公斤,需要2400元;人工成本,一亩折合下来,也要近千元;施肥、农膜、农药、浇灌等费用,一亩500元还下不来。折合到每斤蒜上,成本在1.7元以上。“剩下的3亩,按照7毛钱价格,不含人工费用,每亩都得赔1000多元。”王伟无奈地说。
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公司经理杨桂华,兼任金乡县大蒜信息协会常务会长,他介绍说,今年一亩大蒜成本达到3900元。按照平均产量2200斤计算,每斤大蒜的种植成本就是1.9元。根据当前的价格水平,多数蒜农都亏本。
“从今年5月份新蒜上市后,蒜价开始一路走低。特别是这一个月里,价格下跌之快,是历年未有的。说暴跌一点都不为过。”杨桂华说。
金乡大蒜总产量同比增长45%,蒜商可以不存,但农民不可以不卖
记者采访时,金乡当地大蒜市场价格发生微妙变化:自7月11日,金乡大蒜价格开始略有回升,原来持续了几天的六七毛钱的蒜价,稳当地坐上了7毛钱,蒜商开始着急收购,蒜农却有了惜售心理。
新蒜5月份收获后,最迟到8月上旬必须存入冷库,否则会生芽。杨桂华介绍,去年这个时间,金乡冷库大蒜入库已达80%,可今年目前大约只有1∕3。“蒜商可以不存,但农民不可以不卖,导致价格持续走低。不过,现在距离大蒜入库的最后期限只有20多天,这样的拉锯状态不会持续了。”
杨桂华的分析,在金州万盛公司总经理周生稳这里得到了印证。他拥有14座冷库,库容量达1.2万吨。去年这个时候,大蒜尽管没有完全晒干,他的冷库早早就被预订完了。今年却很少有人预订冷库,他自己进货也很谨慎。这两天行情看样子稳定了,找他预定冷库的开始多起来,12日一天就接到了10多个电话。
周生稳和杨桂华一致认为,大蒜收获前后,不少媒体报道今年大蒜面积增长很多,产量很高,储存就会赔钱,造成很多蒜商不敢收储,长期观望。一些蒜农心里着急出售,蒜商买涨不买跌,越低越没人买,致使价格越走越低。
连续两年蒜价较高,蒜农种蒜积极性高涨,今年大蒜种植面积扩大不少。虽然冬春连旱,但大蒜根系发达,蒜薹减产了,但是大蒜却增产。可是,今年大蒜产量到底有多少,却是一本糊涂账。
金乡县农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金乡县大蒜今年单产1068公斤,种植面积65万亩,总产量同比增长45%以上。但近年来金乡周边七县也继续扩种,且多到金乡来储存,因此,仅根据金乡一个县的数字统计不足以作科学的市场分析。
“媒体的报道有放大效应,特别是一些不实报道,客观上起到了助涨助跌的作用。就像去年媒体把利好的消息放大了一样,今年把悲观的气氛也渲染过头了。”杨桂华说:“大蒜的消费量,也随着大蒜价格高低有所增减。前些年大蒜价格高,蒜片加工厂都停产了。今年价格低,机器又开起来了,能加工转化掉不少大蒜。还有,蒜黄种植也成了规模,能消耗不少大蒜。”
权威市场信息要及时发布,产业组织化程度亟待提高,种植要增加计划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蒜收获已经两个多月,全国层面上,至今没有哪个部门对今年的大蒜种植面积、产量等信息予以统计和披露。这导致了蒜农蒜商对市场的分析判断没有依据,面对市场变化无所适从。采访中,金乡县蒜农及相关主管部门对此都表示不解和不满。
“大家都说今年蒜多,但至今仍然没有权威数字。说多,是相对于去年严重供不应求的局面来说。按正常的需求量,我感觉价格不至于这么低。”周生稳说。
中国大蒜商会副会长、华光集团董事长李敬峰介绍说,国外大蒜的进口量基本上是平稳的,每年以5%到10%的速度在增加,国内的销量也是以5%到10%的速度在增加。按一般测算,金乡和周边县冷库储存130万吨左右是供求平衡的。目前由于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至今不好估算大蒜供求情况。
蒜价如此大起大落,种植户和经销商都被搞得晕头转向。大蒜产业如何告别暴涨暴跌,实现健康发展?
金乡县商务局副局长周保华说,国家应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综合各部门的信息,统计大蒜等农作物种植、产量等方面的详细信息,及时向社会发布,这样才能有效杜绝虚假信息泛滥,游资投机炒作。否则,蒜农蒜商就只能盲目跟风,市场暴涨暴跌现象就难以避免。
山东省社科院省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秦庆武对记者说:“农户小规模经营,分散决策,供需脱节,风险很大。价格低时,可能血本无归;价格高时,又被精明的中间商提前收购,自己获益不多。政府要尽量为农民提供准确的市场供求信息,对市场趋势进行前瞻性分析,关键是一定要让这些信息进村入户。”
秦庆武强调,应提高农民的组织化水平,引导扶持发展专业协会、专业合作社、行业协会等中介服务组织,为蒜农和蒜商的生产经营服好务。同时要提高产业化水平,发展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大力发展订单生产。
针对农产品价格大起大落的周期性怪圈和日益频发的价贱伤农,中国人民大学产业经济学教授马龙龙建议,应该充分发挥政府主管部门和中介组织的作用,采取登记种植等方法,增加生产环节的计划性。“由于目前我国很多农产品还是以农户分散种植为主,因此有必要在现有的市场经济中掺点‘计划’。如果单纯依靠农户根据即期价格分散决策来年种什么,最终受伤最深的还是他们。”
首届中国大蒜年会金乡召开(延伸阅读)
本报电 (曾子祥、韩洪波、王建通) 2011(首届)中国大蒜年会暨金乡有机大蒜推介会近日在山东金乡县召开,来自中国农业大学以及巴西、美国、德国、丹麦等国的专家、企业家,就大蒜(有机)产业发展趋势与食品安全、大蒜深加工产品市场分析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会上,金乡县大蒜企业与来自美国、巴西、德国、日本、巴基斯坦等50多家国内外客商签订了大蒜及有机大蒜销售合作协议。
据了解,作为中国大蒜之乡,金乡县常年种植大蒜60万亩,2010年大蒜创汇4亿多美元,大蒜出口量占全国的70%以上,成为全球大蒜种植加工中心、流通出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记者 刘成友)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