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协会动态
会员天地
观察评论
组织结构

 

  大蒜已成最具"赌性"农产品 种蒜如炒股每亩赔两千
 

蒜市如股市,入市需谨慎。对今年的蒜市有人这样描述:已经跌破年线,阴跌不止,熊市特征明显。“大蒜之乡”的农户张一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受到去年蒜价高的诱惑,村里有不少人到外乡、甚至外省包地种蒜,少则五六十亩,多则上千亩,不少人是贷款包地的,而今年的行情将让他们血本无归。
  每亩多收了二三百斤
  面对丰收没有喜悦
  “村里70%到80%的蒜农都还没有卖,开始是不愿卖,盼着价格涨,现在却是没人收。”张一心急如焚。
  每年6月是新蒜销售旺季,作为我国最大的大蒜交易集散地——山东省金乡县,去年此刻人山人海、车来车往,今年却是一副寂寞的面孔。今年新蒜开局仅有1.5元/斤左右,如今已经滑落到五六毛钱,跟去年简直天壤之别——去年大蒜从开局的2.5元/斤一路飙升到每斤六、七元,被戏称为“蒜你狠”。
  去年张一赚了近三万块钱,“打小种蒜,从没遇到过那么好的年景。”张一黯然叹道,现在价格严重缩水,不到去年的一成,他万万没有想到丰年却遇到风霜。今年大蒜丰收,每亩地多收了两三百斤,但丰收的喜悦已荡然无存。
  张一的邻居也姓张,他也种了7亩蒜,不过他在行情还是8毛的时候卖掉了一半,“还不够蒜种的钱。”剩下的一半他准备再等等看。“种蒜就是这样,三年能赶上一年好光景就不错了,但是还能种什么呢。”
  看着暗淡的市场,张一目前能做的只有继续等待。“现在还没看到冷库大量收购,只剩下一个月了,到时候不卖就全烂手里了。”
  在金乡最大的大蒜交易市场山禄国际大蒜物流园,昨天大蒜的交易价在6毛左右,“这两天价格已经企稳了,五毛的很少,小贩到农村收蒜肯定要压价。”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公司经理杨桂华说。
  蒜价已经“见底”了吗?
  唱衰与唱高交火
  山东金乡县被誉为“中国大蒜之乡”,是我国大蒜主产区之一,常年种植的大蒜面积有60万亩,据称去年全县出口大蒜约45万吨,占全国大蒜出口量的25%。金乡被视为国内大蒜行业的风向标,在国际市场也有相当的话语权。每年5月是大蒜收获的季节,按照惯例,从6月中旬到8月上旬,蒜农得把大蒜卖给收储商,存进冷库,否则将变成芽子蒜。
而这段时间也是蒜商们收购的黄金季节,只不过近期金乡周边冷库的收购热情仍在低潮,观望者占了多数。金乡华光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已经开始加大收购力度了,在他看来,目前的蒜价已经“见底”,不可能降到2008年4分钱一斤的局面。
  另外一家代理收购大蒜的申经理告诉记者,最近收购商在增加,可能大家判断跌得应该差不多了,离入库时间只剩一个月时间,市场整体的气氛很低迷。他表示,客户最开始开出的收购条件是:只要低于1块钱,就开始动手;但是后来的情形急转直下,不敢收了。“第一天收了,第二天就赔,不敢啊。”他告诉记者,去年为了抢蒜,大家都到农田里去收购,现在等着小贩、农民自己来送,因为往往在路上就掉价了。他经常看到的景象是,夫妻来卖蒜,结果吵起来,最后往往含着泪卖掉。
  在杨桂华看来,目前的蒜价已经见底。他掌握的信息是,金乡冷库基本上已经订完了,成交量也开始增加。据了解,目前的冷库费已经上涨了百元左右。而市场的信心正在恢复中。不过,直到昨天,蒜农张一们还没有看到市场好转的迹象。甚至有消息称,有些蒜农无奈之下联手租冷库存蒜,赌后市行情。目前对后市持乐观态度的较多,但是最基层的蒜农还没有吃到定心丸。
  追涨杀跌种蒜如炒股
  已有蒜农改种葡萄
  每斤5毛钱对蒜农而言意味着什么?“算下来,每亩地赔两千块钱。”张一说。
  杨桂华指出,今年大蒜的成本尤其高,其中蒜种钱占去了大头,他给记者列出了大蒜种植成本的细账:一亩地需要蒜种约350斤,去年蒜种很贵,折算下来一亩地蒜种钱约合1800元,加上110元的整地费、250元栽种费、75元地膜费、90元浇水费、590元化肥、30元农药,另外加上雇工费、网袋费等等,总计3940元。就是说,今年每公斤大蒜的种植成本大约是3.94元。如果不算人工费,一斤卖到1.5元就算是保本。而按照每斤5毛钱计算,一亩地要亏两千元左右。
  有专家指出,我国绝大部分农作物的种植思维逻辑就像炒股,追涨杀跌。价高时盲目追随,价跌则转移战线。甚至有人这样描述:已经跌破年线,阴跌不止,熊市特征明显。
  张一告诉记者,受到去年蒜价高的诱惑,村里有不少人到外乡、甚至外省包地种蒜,少则五六十亩,多则上千亩,不少人是贷款包地的。但是在今年的行情面前血本无归,欲哭无泪。包地的成本每亩要多付500到1000块钱。
  面对记者“明年还种吗”的询问,张一的回答几乎毫不犹豫:“当然。”而另外一位蒜农则表示,如果后期行情不好,考虑明年少种点。
  事实上,迫于蒜价无常,金乡有些蒜农已经改种葡萄了。周雪峰,金乡金一村原党支部书记,已经带领着部分村民种葡萄。
北京大蒜批发均价1.05元
  运输商靠超载赚点小钱
  7月9日,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新蒜报价从每斤六毛到1.5元不等,均价是1.05元。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中间的流通环节也处境艰难。
  山东人老杨卖的大蒜也是从金乡运来的。本来今年的大蒜皮白个大,质量尤为上乘,应该有个好销路,可如今的行情却让老杨傻了眼:进货价7毛钱,按理说是很便宜,但是到了北京,一斤蒜才卖八毛多——一卡车大蒜进货价格是4万元左右,按照这样的价格卖出去,能卖个4.5万元就不错了,再算上来回的油钱和过路费,想赚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不超载肯定不赚钱,超载没准还罚钱。”老杨告诉记者,现在一般的农作物运输用的多是载重十五吨的卡车,但实际装货都在二十几吨:不为别的,就为了多拉一点货,多赚几块钱。“明知道不赚钱,可还是得干。”说起现状,老杨不禁唉声叹气。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老杨就卖出了三千斤大蒜,价格是八毛五一斤。尽管老杨费尽口舌,对方就是雷打不动:“你八毛五不卖?旁边可卖七毛八!”权衡左后,老杨最后还是同意把大蒜卖了出去。看着三千斤大蒜换来的两千五百多块钱,老杨摇了摇头,又坐回了阳伞底下。
  两年一个价格周期
  大蒜市场频现炒作

  从去年的“蒜你狠”到现在的“蒜你贱”,事实上,蒜价在过去的六七年间已经出现了两轮大起大落。金乡县的大蒜销售价格统计显示,2006年、2007年,大蒜价格曾一度大涨,最高达到每斤2.8元。2008年是个令蒜农、储存商、流通商都肉疼的年头——跌到每斤4分钱。而2009年、2010年,大蒜又开始了新一轮上涨周期,2010年最高疯狂时每斤收购价六七块钱,甚至有人喊出10元不是梦的欢呼。
  这个暴涨两年、再暴跌两年的循环,是否成为蒜价经济的魔咒?杨桂华还有另外一个头衔——山东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常务会长,他指出所谓的4年周期正在变得复杂多变。在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胡定寰看来,蒜价的循环正向两年一个价格周期递进,不确定因素太多,所以无论是蒜农,还是蒜商,都需要适当的引导。
  “大蒜已经成为农产品中最具‘赌性’的品种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看来,今年蒜价狂跌的原因之一是报复性下跌,去年过分的囤积炒作已出离了蒜本身的价值。他指出,农作物不应该成为炒作的对象,这里面不正常的因素太多了。在他看来,炒家只要控制了金乡的主要信息发布渠道,很容易影响全国,造成恐慌的情绪,助长投机行为。尤其是目前国内大蒜市场信息严重不对称,给炒作提供了可能。在大蒜论坛上,也不乏有网友指出有人在做空金乡大蒜。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