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市场批发
大蒜与生活
行业知识

 

  苍山蒜薹减产蒜商转战金乡
 

苍山蒜薹减产蒜商转战金乡(组图)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2011年05月13日13:34






5月12日下午,在一处蒜薹收购处,前来卖蒜薹的蒜农排起了队。

5月12日上午,在后吴坦村任老板的蒜薹收购处,蒜农正在给蒜薹过秤。


  眼下正是苍山蒜薹集中上市的季节,5月12日,记者从苍山县城驱车一路向南,在蒜薹的主产区苍山县卞庄街道办事处、长城镇等地看到,蒜地里满是忙着拔蒜薹的蒜农。菜农介绍,今年苍山蒜薹受干旱影响,造成每亩地减产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苍山蒜薹产量的下降,也让部分苍山蒜商开始了奔赴金乡收购蒜薹的生意。

  苍山蒜薹不愁卖,就是产量低

  “忙活了一上午,才拔了3分地的蒜薹,看看能有多少斤?”5月12日上午11点半,后吴坦村蒜农刘杰开着自家的三轮车来到了任老板的磅秤前。 “昨天的行情是2.8元/斤,今天的价格还没出来呢。”任老板的伙计小张说,“要不你下午再过来看看?”“这么一小撮,放家里看着难受,给多少钱都卖。”刘杰边说边把蒜薹从车上搬到了磅秤上。 “186斤!3分地能收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小张回应着刘杰的话。而旁边的刘杰开始算起了一笔账:去年他家种了5亩大蒜,收获了6000斤左右的蒜薹,当时的收购价在每斤3.6元左右,仅蒜薹就卖了20000多元。 “去年的蒜种又特别贵,每斤6.3元左右。”刘杰说,每亩地需要蒜种530斤左右,因此蒜种的成本在3300元左右,化肥、除草剂费用600元左右,再加上塑料膜以及每年3次灌溉的费用等,

  每亩蒜地的成本在4000元左右。 “看来指望不上蒜薹能卖个好价钱了,不知道蒜头的行情怎么样。”刘杰说。“眼下蒜薹减产三分之二的话,恐怕蒜头的产量也不会高啊。”蒜农王志强的一句话又浇灭了刘杰的希望。他俩合计着,一亩蒜地的成本在4000元左右,现在亩产蒜500斤,卖了1500元,还差2200元的成本费。“往年一亩地产蒜头1500斤,今年以500斤计算的话,每斤蒜头卖到5块钱左右,才能收回成本啊,真是悬!”刘杰说。 采访中,有蒜农表示,去年蒜薹的价格之所以高,也是受到倒春寒蒜薹减产的影响,同样,今年蒜薹再一次减产,为何价格反而下降呢? “有点不合常理,怎么物以稀为贱了啊。”蒜农曹大东表示不解。 “没有抢购,没有炒作,价格不会高得离谱。”当地蒜商任老板说。

  蒜薹减产,让部分蒜商转战金乡

  “蒜薹上市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还有4天差不多就收完了。”在卞庄街道办事处后吴坦村的村头上,任老板支起来一把太阳伞,两台桌子,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蒜薹收购生意。 记者了解到,今年蒜薹收购价格明显低于去年的每斤3.2元。“今年一开秤才1.5元/斤,四五天以后才好不容易涨到了2.8元/斤。”任老板说,“这就是最平稳的价格了,最多每斤再涨2毛钱。” 前些天一天最多的时候才收了14.6万斤,现在总共不过收了不到30万斤蒜薹。“任老板摆了摆手说:“今年实在不行啊,去年这个时候收购量最少也得70多万斤吧。” 任老板告诉记者,去年这个时候,路两边来收蒜薹的磅秤一个挨着一个,蒜农的汽车、三轮车、拖拉机排成一列,排队等着过秤。为维持交通秩序,交警还专门在此指挥交通。 “快看,又是一辆装着金乡蒜

  薹的本地车。一会的工夫都过去3辆了。”任先生告诉记者,“金乡的蒜薹收购价不及苍山的三分之一,不过听说今天刚刚涨到1.1元/斤。” 蒜商于先生说,“据说这几天,苍山人已经从金乡运回来1亿斤的蒜薹了,苍山的蒜商在金乡收了蒜薹以后,需要运回来再存入苍山的冷库,等到中秋节期间出售。” 记者了解到,蒜薹的减产是造成蒜商“无粮可收”的主要原因。尽管在官方公布的信息中,2011年,苍山大蒜种植面积增加至31万亩,然而受干旱天气以及早春时节寒冷天气的影响,每亩地减产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尽管苍山和金乡都是我国著名的大蒜之乡,但苍山大蒜是蒜薹专用蒜品种,而金乡县以杂交蒜为主,主要靠蒜头挣钱。由于品种的差异,苍山蒜薹入库储存可以储存到春节后,而金乡的杂交蒜薹只能储存到中秋节前后。

  收购金乡蒜薹也有风险

  有着十多年收购蒜薹经验的任老板,对于今年蒜薹的行情,他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蒜薹减产吃亏的肯定是蒜农,对于我们而言,或许是件好事,蒜薹收购量的减产至少表明生意的风险性降低了。”任老板说。 回想去年,苍山蒜薹以前所未有的高价上市,整个收购季始终保持3.6元/斤。“当时的市场批发价才是每斤2.5元左右,收购价和销售价出现倒挂,让人很不舒服。”任老板连连感叹:“8成的蒜商都赔钱了,像我这样只赔了些银行利息的就很不错了。” 任老板告诉记者,去年他以每斤3.2元-3.6元不等的价格收购了蒜薹100多万斤,随后全部将蒜薹存入本地的冷库,到元旦前后以每斤4.2元的价格抛售了近80多万斤。 “加上半年以来的冷库储存

  费用,蒜薹本身8%的损耗,以及银行贷款利息,不仅没有赚到一分钱,每斤蒜薹还要搭进去2分钱。”任老板说。 “收购价高了,一般是蒜农挣钱,收购价低了,蒜商挣钱的可能性大,这是一个基本"规律"。”本地蒜商于先生告诉记者,这也是很多本地蒜商转战金乡的原因之一。以去年苍山蒜薹收购价每斤3.6元为例,蒜农每亩地仅蒜薹就能收入近5000元,而蒜商高价买进,难免低价卖出,所以盈利的可能性较小。而如果蒜商低价买进,其高价卖出的可能性就大。 然而,任老板告诉记者,从国内的蒜薹行情来说,蒜薹的抛售期一般出现在元旦后春节前这一时期。尽管金乡蒜薹收购价低,但就怕中秋节前后卖不上好价钱。这无疑增加了生意的风险。 图/文 本报记者 王逸群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