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市场批发
大蒜与生活
行业知识

 

  专题报道:国家收储大蒜,可行否
 

    近期有关人士希望“国家对大蒜进行收储”的呼声渐高,然而当本报记者赴山东金乡实地考察调研,并与部分业界专家交流后发现,质疑收储必要性的蒜农、经纪人以及行业专家也不在少数——

 

PK:正反方的较量

    山东金乡蒜农商敬运谈到大蒜,就会提起两年前大蒜遭遇“卖难”的情况。2008年他家的6亩大蒜血本无归。“要是有小麦一样的国家收储,前两年也不至于大蒜几毛钱一斤都没有人要。”近期很多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国家收储大蒜,将对于整个产业意义深远。但是记者也注意到,也有人认为,大蒜作为调味品并无国家收储的必要。

    人们在关注今年大蒜价格飙涨的同时,也了解了前两年的蒜贱伤农。于是有人想到能够稳定市场的国家收储,并建议国家尝试进行大蒜储备,“在全国每年产量在七八百万吨时,国家只要储备几十吨或者百万吨就可以。”

    国家收储的支持者认为,国家储备大蒜有两方面的好处,一是在丰收之年,有利于农民的收入,避免前两年大蒜贱卖的情况发生;二是国家储备对市场具有杠杆调节的作用,能够将大蒜价格稳定在一定的水平,防止暴涨,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然而反对者也直言,“大蒜是调味品,又不像小麦和其他粮食作物那么重要,没有国家收储的必要。”大蒜经纪人周宏伟,去年在金乡大蒜市场中赚了300多万元。他认为,目前国家收储的农产品一般都是关系国计民生、国家粮食安全的种类,国家收储的意义重大。大蒜、辣椒等农产品尽管价格大起大落,但作为非重要农产品,如果太贵,消费者少吃或不吃就是了。

    “大蒜,说白了不是粮食,不是生活必需品,和老百姓的生活不像粮油那样密切。”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倪元颖表示,大蒜等非关系国计民生的农产品的种、产、销,应该由市场自己调节。今年农民受益于大蒜价格高涨,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如果收储大蒜,初衷令人质疑;如果是在前两年为保障蒜农利益的情况下,国家收储尚还值得商讨。

 

谁来埋单

    国家收储大蒜无论是要帮蒜农,还是要助消费者或加工企业,其初衷都是值得称赞的。但是这笔收储的资金谁来埋单,国家,地方政府,亦或是企业?

    国家大宗农产品的收储一般惠及全国大部分地区,而大蒜主要生产基地集中在山东、河南、江西、广西、安徽等地。这使得大蒜国家收储政策可以是国家性政策,也可以是地方政府行为。

    据了解,去年中储粮全年收购各类政策性粮食和油料作物8937万吨,占到全国粮食总产量1/6,很好地完成国家收储对市场稳定的调控作用。每年在山东金乡以及周边地区交易的大蒜高达260万吨,占全国的1/4。以此比例,国家收储170万吨大蒜就能很好地调控大蒜市场,而实际需要收储的比例甚至可以小于1/6。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日前撰文指出,“大蒜等农产品全国总产量规模不大,盘子小,可以通过数十亿、几十亿元的资金介入就可完成市场货物的较大比例囤积,影响甚至左右全国市场价格。”

投入几十亿元的资金调控大蒜市场,对于国家而言没有太大困难,那么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担负收储任务?

    记者在金乡采访时了解到,金乡与全国绝大多数地方政府不同,金乡“县穷民富”现象明显。去年金乡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亿元,规模以上固定资产投资33亿元,完成地方财政收入2.2亿元,金乡是济宁市3个GDP未过百亿元的县之一。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适时采取玉米、大豆、油菜籽等临时收储政策,支持企业参与收储。”大豆的托市收购,就发动企业参与收储。业界人士指出,在大蒜供大于求的年份,采取补贴企业的收储方式也不无可能,让企业和国家一起埋单的主意也不错。

 

谁将获益

    国家收储大宗产品的根本目的是用来调控市场,即下跌时收储,物价上涨时抛出,以平衡和稳定市场价格。如果大蒜有国家收储,谁是受益者,蒜农、消费者,还是储存商或加工企业?

    我国对不少粮油作物进行国家收储,参照这些收储政策,在目前大蒜价格处于高位的情况下,国储会抛售以平抑蒜价,如此消费者是受益者。当然国家收储保护的不仅仅是消费者的利益,正如上述提到的蒜农商敬运所言,当大蒜市场供过于求,国家实施收储,扩大了市场需求,也稳定了市场价格,保障了蒜农的收益。

    大蒜只有两个多月的休眠期,为了防止发芽必须在休眠期内放进冷库储存。这使得大蒜区别于其他农作物,农户和加工企业不能放在家里和普通仓库储存,于是大蒜的产业链中多出了一个储存商的角色。当然,国家收储也必须是冷库储存,担负着储存商一样的功能,只是目的不一样。

    “加工企业将是国家收储的最大受益者。”山东金乡县宏昌果菜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庆海告诉记者:“大蒜收购时间只有两个多月,而企业的大蒜加工却是每天都在进行,加工企业不可能在这两个月内收储全年加工的原料大蒜。”

    陈庆海分析说,宏昌公司年出口大蒜及制品3万多吨,使用的原料大蒜近4万吨,以每公斤10元的价格计算,收购资金就需要4亿元。投入是一次性,而回报却是每周进行的外销,这将占用绝大部分的现金流,不以利于资金的有效利用。此外,企业还要自建或租用冷库储存。但是如果企业自己不收储,其他的10个月就得购买储存商的冷藏大蒜,通常情况下价格都高于收获期的价格,成本大幅增加。如果有国家收储,企业就不用自己储存或购买储存商的高价大蒜,资金也可以用于加工、研发等其他环节。

    国家收储多方受益,而依靠冷库储存赚取差价的储存商的生意就难做了。大蒜收获期有国家收储和他们一起收购货源,这样不利于储存商压低收购价格;大蒜冷藏期,国家储备也为消费者和加工企业提供货源,这样不利于其哄抬价格。

    如此,储存商的日子就难过了,那么在这过程中的支出是否能得到正回报?

 

业界将有动作

    当前各界有关是否应该收储以及如何执行等激辩不一,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副会长汪荣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肯定了国家收储对大蒜产业的积极作用。他认为大蒜的暴跌暴涨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国家发改委三令五申整顿和规范大蒜市场,显示了国家对大蒜市场调控的决心,这也暗示了收储可能有一定的“市场”。汪荣江透露,近期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可能会组织业界专家,共同商讨国家收储大蒜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以备高层作参考。

来自:新农村商报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