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市场批发
大蒜与生活
行业知识

 

  经济半小时:大蒜暴涨到何时?
 

2010年8月3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蒜价暴涨到何时?》http://bugu.cntv.cn/news/finance/jingjibanxiaoshi/classpage/video/20100804/100020.shtml,以下是节目实录:

经过短暂回调之后,大蒜价格从六月中旬以来,又展开了新一轮上攻行情,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最近两个月蒜价累计涨幅达37.4%,平均售价每斤7.46元,突破了五月份的前期高点。蒜价暴涨给市场带来了什么影响?

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西关大街与缗城路交叉口,是金乡县城最容易堵车的地段。因为每天清晨,来自各地的蒜贩都会开着满载大蒜的农用车向这里聚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来拉蒜得的货车明显减少了。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云玉

蒜贩:5块8

隋云玉:还能少不

蒜贩:不能少

隋云玉:你还等到啥时候呢

隋云玉,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他告诉记者,前一段时间,由于大蒜价格涨得太高,使得自己公司的存蒜量较往年大幅缩减,公司的两个冷库,才存了不到一半的大蒜。最近听说蒜价掉下来一点,就想来考察考察市场,如果有合适的价格,他就会再进一些货。

记者:您刚才怎么没买啊

隋云玉:价格太高

记者:他要多少钱

隋云玉:一个要5块8,一个要5块5,这个价格承受不了,没法弄

记者:多少钱能承受

隋云玉:5块以里差不多

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金乡县位于山东省西南部,是中国最大的大蒜产区,这里平均年产大蒜60万吨左右,出口量占全国的70%以上,被誉为“中国大蒜之乡”。然而从今年5月末新蒜下地开始,金乡大蒜的价格就从最初的1块8毛钱一直涨到7月初最高时的6块多钱。高蒜价不仅使得金乡成为各方媒体舆论关注的焦点,更使得许多像隋云玉一样的大蒜经销商进退两难。

隋云玉:涨得这么厉害这个也是没有预料到的事

蒜贩:承受不起

同样面临尴尬的还有市场上的蒜贩,记者了解到,最近一段时间,高蒜价使得市场的大蒜销售十分困难,由于生意冷清,许多蒜贩开始玩起了牌,还有一些蒜贩干脆睡起了大觉。

蒜贩1:他们都不收

蒜贩告诉记者,前一段时间大蒜6块多的时候根本无人问津,这几天蒜价掉下来一些了,问的人才多了一些,但是成交依然不多。

蒜贩2:6块4赔四毛都卖不出去贵了都不收。

在另一方面记者则看到,其实今年多数大蒜经销商都没有“吃饱”,原因是高蒜价让很多经销商望而却步。到目前为止,金乡县以及其周边的冷库库存非常低,多半的冷库都空空如也,有些冷库甚至存起了洋葱。

记者:存了多少?

冷库经理1:就1千多吨

记者:你们库一共能存多少?

冷库经理1:3千吨

记者:三分之一?

冷库经理1:嗯 也就三分之一

记者:你们库能存多少

冷库经理2:3千吨

记者:存了多少

冷库经理2:不到1千

记者:为什么存这么少

冷库经理2:现在价格太高,谁有那么多钱收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告诉记者,在往年,一般7月20日左右储存大蒜的冷库就封库了,而今年的大部分冷库却空置了一大半,所以冷库的封库的时间必然要往后推迟了,事实上,许多经销商都在等着中小蒜商手里的存货能降价销售,因为大蒜到8月份就会开始发芽,对于没有冷库储藏条件的中小蒜商来说势必要抛售手中的大蒜。很多经销商也就是想等到这个时候再用相对低一些的价格买进货源。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 杨桂华

大蒜入冷库之后的成本大概要增加1块钱左右,也就是说,按照7月26日的蒜价计算,经销商如果按5块5买进大蒜就必须要卖到6块5以上才能保证不亏本,现在大型的经销商都在等着中小蒜贩子出手降价,目前的价格有些已经低于经销商们前一阶段的进价,他们要按照现在的价格发货也是亏钱的,现在之所以硬顶着不进货就是在和中小蒜贩子进行价格博弈。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云玉

随云玉:看谁能斗过谁,咱现在咱是收也行,不收也行,那现在这个6块多一斤,那宁可不存,宁可到时候我有订单我卖别的货,我不给赔这个本。

大蒜经销商在观望行情,都压着价格不肯进货,确实急坏了许多蒜贩子。

蒜贩3:便宜点就赔钱

记者:要是卖不出去不是赔得更多吗

蒜贩3:那有什么办法,飙着呗

蒜贩4:我这一车就陪五六千块

在外人看来,蒜价上涨了,赚钱似乎应该更容易,可是接受我们采访的经销商和蒜贩子,现在却都面临着赔钱的尴尬。在创下了历史新高的蒜价里,究竟是谁拿走了最大的利润?为什么今年的新蒜上市了之后,蒜价不跌反涨?

今年的金乡的大蒜价格为什么会涨到这么高呢?金乡县金乡镇金一村党支部书记周雪峰告诉记者,今年春节过后,当地的蒜农和商贩就已经估计到了大蒜产量一定会减少。

金乡县金乡镇金一村党支部书记 周雪峰

周雪峰:去年冷空气来得早,然后今天春天的时候倒春寒,基温达不到的情况肯定要影响产量

那么,今年金乡的大蒜究竟减产了多少,才能让大蒜的价格从1元8角一路飙升到6元多呢?

记者:今年蒜产了多少?

蒜农1:5000来斤

记者:几亩地

蒜农1:有四亩半地吧

记者:去年产了多少?

蒜农1:9000多斤

记者:减产了一半?

蒜农1:那差不多

记者:今年产量多少?

蒜农2:我5亩蒜才卖了7000斤

记者:去年多少?

蒜农2:去年我5亩卖了一万多斤

金乡县2009年的大蒜种植面积约为58万亩,实际上比2008年的48万亩的种植面积增加了接近10万亩,但是大蒜的亩产产量下降幅度较大。

金乡县高河乡魏楼村村支部书记 辛明军

辛明军:差不多每亩都减产了三分之一

村支书告诉记者,由于单产减少了近三分之一,所以总体算来,金乡县2010年的大蒜产量相比2009年来说要减少10%左右。那么10%的减产量为什么能让金乡大蒜的价格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翻了3倍之多呢?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告诉记者,今年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由于今年倒春寒的天气,许多人在春节刚过的时候预见到了大蒜会减产,于是抢在今年5月新蒜下来之前便到金乡以及周边的蒜农家里包地买断了大蒜出产。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云玉

隋云玉:发现大蒜要减产,他们先到各个村问问,谁家地我来承包,如果你地承包,然后价格讲好签合同

春节以后,很多商人来到村里和蒜农商量买断地里今年出产的所有大蒜。在金乡县高河乡官庄村,记者见到了蒜农小孙,他告诉记者,他家共种了6亩地的蒜,其中有2亩地被包了出去,包地的价格是每亩3600元。

小孙:咱按去年价格,这3000多的价格也合适。

小孙给记者算了一笔帐,现在种一亩地的大蒜需要300斤的蒜种,按3元一斤计算的话就需要900元,加上化肥等农资600元,种一亩地的大蒜的基本成本是1500元,总的说来,蒜地被以每亩3600元包出去的话农户可以赚到2000元,这其中包括了种蒜的利润和蒜农的人工成本,收入还是比较可观。在今年春天减产的悲观预期底下,小孙觉得当时能达成这个交易还是很合算的。

都是一些什么人在包地收蒜呢?小孙告诉记者,他们都是通过亲戚朋友或熟人介绍一些当地的商人,有的需要签订协议,有的只有个口头约定就可以了。

小孙:当时也是亲戚,他们说今年往外包点地吧,价钱也合适

对于包地者来说,3600元包了地后,加上雇佣收蒜工的每亩800元的费用,每亩地的成本就是4400元,如果每亩地能产蒜1500斤的话,每斤蒜只要能卖到3元以上就有钱可赚。郭光卫是金乡县金马钢材批发部的经理,他与爱人常年在这里租了两间房子做钢材生意, 今年的他存放钢材样品的库房里存放的却是成堆的大蒜。

金马钢材批发部经理 郭光卫

记者:原来你这库是做什么?

郭光卫:我里边就是卖钢筋。

记者:这大概有多少吨蒜?

郭光卫:这有,有个5、6吨。

记者:这蒜是怎么进的货?

郭光卫:这是包了地块。

记者:包了多少地块?

郭光卫:包了有10亩地块。

记者:就从周边的农户手上包的?

郭光卫:对对。

记者:当时是多少钱包的?

郭光卫:3800。

郭光卫说,由于提前预计到今年大蒜减产,春节刚过他就到金乡周边蒜农家中包了10亩地,每亩地交给蒜农3800元钱,提前收了这些地里产的蒜,可是今年每亩地只产了1200斤的大蒜,加上收蒜800元的人工成本,他收的大蒜每斤成本就变成了3块8毛钱,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买断3个月以后,今年大蒜的价格竟然涨到了6元钱。 最近他每天都要去市场转转,想等到价格合适的时候出货。

记者:您这个打算什么时候卖?

郭光卫:等两天如果价格合适就卖它。

记者:你觉得多少价格合适?

郭光卫:最少得6块多。

记者:6块多?

郭光卫:嗯。

记者:6块多能卖吗?

郭光卫:卖不出去,卖不出去就放库里。

郭光卫告诉记者,由于大蒜收进来的成本相对比较低,即使加上入库的费用也有赚头,所以他并不急于出货。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金乡县被包出去种蒜的土地大概占金乡大蒜种植面积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这种买断农产品并在上市时予以存库观望的销售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场上大蒜的供给减少。 除此之外,一些大蒜储存商提前下手抢购大蒜,也是造成大蒜价格在短时间内快速上涨的原因之一。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云玉

隋云玉:去年冬季冷藏蒜行情好,有一些挣了大钱,所以手里有钱,他一看今年又减产了,就又有的抢购起来,出现了蒜的价格很高。

由于大蒜这两年的价格一直是上涨的,即使是从前没有做过大蒜生意的人也看好了今年的大蒜市场,他们纷纷出手抢货,更加剧了今年大蒜货源的紧张。

记者:像您知道的话就是以前我没做过大蒜生意,跟大蒜没关系,今年我又开始进大蒜这块,这样的有吗?

隋云玉:这样确实的还不太少。你像去年,这个去年冬天和今年春天,这个蒜涨到5、6块钱一斤,当时他们收购的时候就是1.7块、1.8块,最高时候2块,2块多钱,2.2块,这都是翻了几倍,有的翻到两倍多钱,这已经是暴利了。

隋云玉说,除了金乡本地的资金涌入,外地生意人同样看好今年的金乡大蒜市场,纷纷进入这一市场。

记者:他们原来都是做什么生意?

隋云玉:他们说以前有的跑运输的有的是开饭店的。有的是我从来也没接触过蒜,听说搞这个大蒜挺挣钱的,今年想试试,有这样情况。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告诉记者,由于看到今年大蒜市场销售紧俏,许多以前没做过大蒜生意的人都手握资金,加入到蒜贩子的行列。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 杨桂华

杨桂华:他就和这个储存商争夺这个货源,这就出现短时间求大于供,短时间出现供求关系出现问题了,所以这段时间它的价格就是,就是节节往上上。

钢材老板郭光卫告诉我们,今年钢材生意不好做,价格急跌,销路困难。他的很多生意伙伴差不多都亏损,于是都把钢材库存清空以后,下地做起了大蒜生意。不过,今年的大蒜价格竟然会上涨好几倍,也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那么,在参与炒作大蒜的大军里,还有哪些资金呢?

去年种植面积减少,今年受异常天气影响,山东金乡的大蒜连续出现减产,这让各路资金又找到了炒作大蒜的理由。早在今年新蒜收获之前,不少投资客就已经在大蒜产地提前布局,坐等蒜价水涨船高,现在甚至连金乡当地的蒜农也加入到炒蒜队伍中,成了一支生力军。

老周是金乡县玉山镇豆汤村的村民,今年他们家除了自己种蒜之外,还会到周边的蒜农家收蒜到市场上去卖。在今年6月初蒜价还是2块多一点的时候,他便开始了贩蒜的生意,没有想到,进入大蒜的销售季节以后,蒜价就开始上涨,而且购销两旺大蒜只要一出了地就不愁销路。

记者:每天能走多少货?

老周:每天能走,就是多的时候能走5吨吧。

记者:大概是什么概念?

老周:一车就是2、3吨,2、3吨,好的时候能干两车。

老周说,看到生意这么红火,村里的许多原来只在地里种地的蒜农也加入了蒜贩子的队伍,村里的蒜贩子从原来的十几户变成了二十户左右。

老周:今年比往年相比增加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

杨桂华:往年也有这个环节,不像今年这么严重,好像是个千军万马

这一说法得到了当地信用社的进一步确认,金乡县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刘国前告诉记者,今年6个月,金乡县农村信用联社就已经完成了全年的贷款指标。

金乡县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 刘国前

刘国前:主要集中在旺季贷款信贷通常就是每年的3、4、5月份,就是3月、4月、5月份,就是大蒜蒜苔,包括大蒜新长下来就这个季节。

记者:那这里边大蒜(的贷款)大概能占多少?

刘国前:大蒜能占40%左右,40%左右。

眼看着蒜贩子大量抢购蒜农手里的大蒜,这可急坏了一些大蒜储存商。周振华是金乡县金乡镇尹庄村村民,从棉纺织厂下岗之后一直做棉花生意,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收一些大蒜在冷库里储藏起来准备出口。看到今年大蒜货源紧俏,他干脆借了一辆车,直接到农户家挨家挨户去收蒜。

金乡县金乡镇尹庄村村民 周振华

记者:你收了多少货?

周振华:收了100多吨。

记者:收了100多吨,都是多少钱?

周振华:收的有3.8块的,有4块的有5块的。

周振华告诉记者,遇到好的年份,做大蒜生意的收入还是十分可观的,去年他就赚了7、8万,这可是他做一年棉花生意收入的好几倍,但是对于今年的大蒜行情,他还是有点摸不透,

所以近期出现高价大蒜之后他也不敢再进货了。

周振华:农民一看涨价就不卖了。

记者:他那最高能卖多少?

周振华:农民最多的能卖多6块多的,6.5、6.6块。

大蒜减产、投资客提前入场包地、储存商和蒜贩集中抢购、各类资金蜂拥而入再加上蒜农惜售,这些因素汇集到一起,共同推动着大蒜价格攀上了历史新高。但是,这样的高价是否能站住脚?大涨之后,蒜农们又如何面对未来的行情。

大蒜的价格到底有哪些决定因素呢?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告诉记者,大蒜的价格还是会基本遵循供给与需求这一基本规律,但是从每年5月新蒜下来之后到大蒜入库结束之前的这一段时间,由于无法统计大蒜产量与市场购买情况,买卖双方就会追涨杀跌,所以经常会出现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 杨桂华

杨桂华:第一个不知道库外的蒜余量是多少,不知道,这是未知数。再一个这个储存商那个积极性,储存商到什么价位才可以积极收购,这个都是,不好琢磨的事

杨桂华说,每年8月份冷库封库之后,大蒜的库存量一旦明了,那从封库一直到第二年新蒜下来的这段时间市场大蒜的供应量就基本确定,因此大蒜价格也会趋于明朗,但是由于一直没有专门的机构统计和公布这些信息,因而也难免会出现储存商惜售致使大蒜价格盲目追高的情况。

杨桂华:如果让蒜农、蒜商、消费者能有一个知情权,大蒜的价格暴涨暴跌这个情况就很难出现,而且这个价格最起码保持相对一个平稳。

那么,今年的库存情况如何?大蒜价格还会再涨上去吗?根据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提供的数据,2009年封库之后,金乡大蒜的库存量是102万吨,入库后大蒜的平均销售价格是3块5左右,但是杨桂华告诉记者,由于今年封库时间推迟了,所以库存量目前还没法统计,初步估计大概是75到80万吨,相比去年应该是明显减少,价格也应该比去年高一些。

杨桂华:如果正常来说,每10万吨蒜大概能差1块钱左右。

按照杨桂华的推算,今年入库之后大蒜的批发价格就应该是5块5左右,但并不排除蒜价大幅波动的可能,虽然今年大蒜减产、蒜价上涨成为普遍预期,但是蒜价究竟能涨到多少并没有人知道。不过,在今年大蒜价格被一路追高的过程中,主要的购蒜群体也就是一些大蒜储存商在蒜价涨到5元以上的时候就停止了入货,而后蒜价果然很快从6块多的位置跌落下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规律可循呢?许多大蒜储存商告诉记者,他们也只是根据往年的销售经验做出经营判断,而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的认为,要判断金乡县的大蒜价格,首先应该观察大蒜出口的国际市场。

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云玉

隋云玉:那如果中国的蒜价格太高的话,那人家那边国家的蒜如果是低于中国的价格,那人家肯定要上那边去进,他不会再进你中国的

隋云玉说,现在全世界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几个大蒜主产区,分别是阿根廷、智利、新西兰几个南半球的国家,而这些国家大蒜的出产季节是在冬季,与中国出产的季节正好相反,到时一旦中国的蒜价超过这些国家,出口数量就会大幅减少,他收购大蒜时的价格也正是以国际市场的变化为依据。

记者:就是如果是7、8块钱的话,他们的蒜下来以后就会影响我们国家出口?

隋云玉:肯定有影响。

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大厅提供的数据分析:近些年来,中国出产的大蒜价格一直在1块钱人民币左右震荡,甚至还在2008年时卖到了几分钱。而与此同时国际市场价格则在1美元左右,中国出产的大蒜价格长期以来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这也给大蒜投资客,创造了投资的利润空间。打算作为一种纯手工种植的农产品,在许多农业发达国家,价格已近远远高于机械化种植的农作物。但是在我国却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坊间也有人指出,近两年大蒜价格的上涨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价值的理性回归。而在隋云玉看来即便今年大蒜价格涨势惊人但是根据国际市场的价格水平,6、7块钱的价格已经是到顶了。

隋云玉:今年这个价格像5、6块,你这个加工成品到7、8块钱斤,就应该算高的

尽管今年的高蒜价让多数农户得到了实惠。但金乡县金乡镇金一村党支部书记周雪峰对于这一轮的大蒜涨价却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忧。

金乡县金乡镇金一村党支部书记 周雪峰

周雪峰:今年卖贵了以后,然后农民就盲目的扩种,由于信息不互通盲目的扩种,然后来年可能又造成一个局面,造成供大于求的局面

记者在对一些蒜农的采访中了解到,虽然明年产的大蒜要在今年10月1日之后才下种,但是几乎所有农户都预留出了蒜种,高河乡魏楼村村民王加林家里去年就有一半的地种的麦子,今年他准备全都种大蒜

记者:你们家地里都种啥啊?

王加林:今年就全部都是蒜

记者:去年种了多少蒜为什么?

王加林:因为今年蒜价好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农户还是非常看好明年的大蒜市场,这位农户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明年金乡的大蒜会增产一倍,但他还是选择了种蒜。

蒜农:肯定会恢复到07、08年的种植面积。恢复到07、08正常收入就是产量。就应该是比今年的产量能多一倍。

记者:那价格呢?

蒜农:那多一倍的话,价格也不会太少

对于目前农民扩种的趋势,周雪峰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地发布一些大蒜种植的信息,做一些适当的调控,避免蒜贱伤农的情况再次出现。

周雪峰:我前几天在网上又发了一篇贴子,我呼吁老百姓不要留那么多蒜种,今年种了多少,最好别扩种,有可能出现今年扩种以后,来年增产不增收。那假如说供需关系失衡了,来年供大于求了,那肯定来年价格要走低。

半小时观察

今年以来,农产品价格的一轮轮上涨,创造了一系列网络新词汇,“蒜你狠”、“玉米疯”、“豆你玩”还有最新的“姜你军”。几个月前,针对部分农副产品价格暴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曾经对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经营者进行过处罚,但令人尴尬的是,绿豆和大蒜价格在短暂回落后又再度上涨,从刚才的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到,炒家正试图长期控制大蒜的产供销链条,从以前的囤蒜发展到现在的“包地种蒜”,这对我们的价格管理思路和手段提出了新的挑战。

看来,平抑大蒜、绿豆价格不能仅仅满足于临时调控,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利用政策杠杆调动和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确保大蒜、绿豆这类农副产品的稳产;其次,帮助农民建立一个有效的中介组织,把定价权还给农民,让农民从市场价中获得主要利润;此外,国家应着手建立相应的储备和平衡机制,及时动用储备或从境外采购紧缺的农产品,低利润投入市场,不要让价格大起大落,而给炒家可乘之机。

蒜价暴涨,农民并没有成为主要的受益者,而蒜价暴跌,农民一定是主要的受害者。如何保护农民的利益,我们的政府部门还应该做得更多更好。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