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每日报价 资讯中心 交易信息 出口统计 物流运输 协会之声 拉幕广告 历史数据 联系我们

大厅声音
新闻追踪
焦点回放
一言一说
蒜友文摘

 

  “蒜我狠”:解密“大蒜华尔街”-大蒜自述
 

         每当我的行情发生巨大的改变时,都有人发疯,有人自杀……这一切,要从山东一条街话说从头
《中国企业家》杂志
      对于去年以来我的暴得大名,我看得很淡。我早就知道,在这样的年代里,以我的禀赋,出名只是迟早的事情。
     很多人叫我“白老虎”,从这个外号你就知道,我是个“吃人”的家伙。早在1988年市场经济刚刚启动时,就有人因为我而跳楼自杀。在此后的20多年里,每当我的行情发生巨大的改变时,在我的主产地山东金乡,都有人发疯,有人自杀,还有很多人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2009年,我经历了史上最好的一波牛市行情。有些报道是这样推波助澜的:从2009年初的每斤8分钱涨到了年底的3块多,价格暴涨了40多倍。我觉得这种炒作噱头的报道有些误解,事实上2009年11月销售的是6月收储的新蒜,收购价格为每斤0.6元-1元,收储价格为1元-2元。价格上涨了1.75倍-3倍,而非耸人听闻的“40倍”。
     不过,2009年确实有一批人因为我而赚了大钱。2010年4月中旬,我经历了一次颇有些诡异的价格飙涨过程:从4月中旬的每斤4元涨到了5月初的每斤6元(注:此为批发价格,超市零售价格涨至每斤10元)。但只维持了几天,就调头向下,几天后价格又回到了3.8元左右。就在这一涨一跌之间,有许多买家被套牢,包括去年赚了钱的人。据说,这波行情中亏损的资金约5000万。一位东北大姐感叹说,“心脏不好的人不能做大蒜(生意)。”这位大姐2006年到金乡做大蒜生意,2009年3月跌到每斤8分钱时,她几乎崩溃。但她硬撑着没有卖出,终于赶上了随之而来的大牛市。她认识的一个福州姐们,听见大蒜跌至8分的消息时,当场昏倒。因为她做大蒜的本钱,是把福州的房子向银行抵押借来的。当她割肉斩仓、含着眼泪从金乡离开时,除了银行债务,她已经一无所有。
     这样的故事,这些年我看得太多了。
     我的故事要从一条街道说起。这条街道叫南店子街,位于山东济宁市金乡县。在这条几百米长、嘈杂、充满乡土气息的街道上,一些波谲云诡、悲喜交加、翻云覆雨的故事轮番上演着。
有人把这里叫做“大蒜华尔街”。
      南店子街的进化
      欢迎来到我的街。
      这条街上,大多数人都有几重身份,在农民、经纪人、冷库主、存货商、出口商、空头、多头之间随意组合。放眼望去,到处是衣服鞋子沾着泥土的农民兄弟,毫无国际化气息,但这里的大蒜价格却影响着全国乃至全球的价格—全球大蒜贸易70%的份额来自金乡。这里已经形成了从生产到冷藏储存、物流、外贸等很完备的产业配套。没有这样的产业集群效应,我可能永远成不了“明星”。
     我的价格就是在这条街上被决定的。从每年5月下旬开始,我乘着卡车从全国各地来到这条街上,等待被经销商们收购。经过晒干、分级、挑选、包装之后,国庆节前,我被存入冷库,再次等待买家光临。我的故事,主要是在入库后发生的。
     每天一大早,总会有上百人涌到这条街上,三五成群,站在路边,或坐在街边小店的长凳上,讨论我的行情走势,寻找买家和卖家。最多的时候,整条街上会有上千人,乌泱泱的很是壮观。这些人成分很复杂,有买家、有卖家,有小贩、有大户,有老人、有“90后”。但这群人中的主体是我的经纪人,在当地被称为“跑信息的”,撮合买卖双方,每吨赚10元左右的中介费。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每当我行情不好的时候,这里的人会骤增;而行情好的时候,相当多的人会直接到冷库去谈生意,这条街反而很冷清。
      卖家的口头禅是,“现在库存的大蒜已经很少了,物以稀为贵嘛。”相反买家会说,“现在大蒜还多着呢,供大于求。”自从2006年大蒜电子盘这种类期货交易开通以来,空头和多头势力在市场上也说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话语。
       对我而言,2006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南店子街的很多规则发生了改变。
      1997年,南店子街开街的时候,没这么多人,也没这么复杂。一些农民在自家门口放一个磅秤,帮外地人代收、代卖大蒜,每吨大蒜挣几块钱代办费。但当大量交易集中到这里之后,这些人开始发生分化。
      一部分头脑灵活的人发现,买卖之间存在价格差。于是,他向卖方支付定金,以低价买入大蒜,高价卖出,然后再向卖方付全款。很多人还开始专门做这种“跑信息”的工作,这是南店子街我最早的经纪人。这些年来,这条街成就了很多人,比如“四大天王”。由于他们对大蒜的行情把握比较准,有资金实力,各有一批追随者,成为这条街上的权威。不过,现在除了东北营口的朱姓天王依旧是权威之外,另外三个已经被市场淘汰。这条街上有几个著名的外地商帮,比如营口帮、邳州帮、寿光帮,他们是南店子街的“常青树”。
      从2006年开始,南店子街上的很多人开始关注我的库存量和出口行情,开始有了行情意识和产业意识。造成这种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2006年的那波牛市行情。6月初我的收购价格是每斤1块左右,但到年底,我的身价最高已到了4块左右。那之前,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我能这么挣钱。这种“快钱效应”很快在与我有关的圈子里扩散,一大批外地人纷纷进入。这些新加入的人,有一些素质比较高,所以南店子街的游戏开始一步一步升级。
     2006年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大蒜电子交易所的出现。它打着订单农业和电子商务旗号,实际上是一种准期货交易。但这些电子盘没有任何金融机构的监管,南店子街上的很多人都知道这跟“赌博”差不多,电子交易所本身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我的故事是在有了电子盘之后才变得更多彩的,电子盘加剧了交易我的风险。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电子盘并不是真正的期货,你只能在电子盘上买卖我未来的价格,却几乎不能交割。过去几年,只有寿光电子交易所组织过两三次交割。但2007年的一次交割过程,完全可以用野蛮来形容。空方先提出来在河南而不是南店子街交割。多方赶到河南之后,发现空方交割的产品品质很差,根本不是合同上规定的、出口标准的级蒜。于是多方决定把我拉回南店子街曝光。空方百般阻挠,不准多方拉走,当地跑运输的司机都不敢来拉我。于是多方又从南店子街调来一台车和装卸工,装满后车刚刚开动,一台破奔驰一头就撞上了这台车。这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不过大家也都认识到,交割基本上是个传说。
     我的身价是怎么被炒高的
     去年我走红之后,有人猜测,可能是“温州炒房团”、“山西煤老板”这些腰缠万贯、见过大世面的人,像炒房一样,把我的价格炒高了。不过说实话,在南店子混的人根本不可能有“炒房团”那么高的起点,他们大多数人是农民,还有在农贸市场里从事干货生意的大小商贩。就连那些所谓的“大户”,大部分也都是小人物。2006年,江西一个做干货生意的人在金乡赚了钱,于是他所在的农贸市场里做衣服、做家具等各色人等一哄而上,都到金乡做大蒜,江西帮就是这样成势的。其他帮派的形成也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亲戚朋友你带我、我带你地来金乡。
     今年我的身价离奇飙涨,里面有信息战成分。先是一些人拿着统计的库存数据,在市场上散布“库存蒜已经不多”的消息;接着有人配合表演,一辆辆大卡车拉着我在金乡的大小街道上来回奔波,制造出需求旺盛的景象。就像炒股一样,庄家先制造舆论,散户跟进;当散户跟进时,庄家就开始出货了。当我的身价达到每斤6元的高价时,有很多小散户还幻想着价格会冲高到7元、8元。但突然又有人发现,库存蒜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少,买家也没有那么多。于是价格直线下降,5月初价格又回到了3.8元左右。
      此外,2009年以来我的价格剧烈波动,跟不透明的种植面积也很有关系。2009年11月,我已经被农民兄弟种进地里,这时中国大蒜协会的一位领导想调查一下我的种植面积,结果发现,种植面积只能到2010年2月份才能统计出来。
     但我并不认为,我的价格在现货市场是可以轻而易举被操控的。这个市场是由大量的、存蒜量几百吨的小散户构成,存上几千吨的就被称为“大户”,存上万吨的几乎为零。去年10月份我的库存量有102万吨,一个万吨大户所占比例也就是百分之一,十个大户也不过占1/10,怎么可能搅动市场价格?大户最容易兴风作浪的时候是每年4、5月份时,因为此时新蒜还没有上市,市场上的蒜量小,但如果老蒜存量很大,这个效应也不会出现。今年4月份发生的涨价事件,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我的库存量只剩下5万吨左右了。
    2010:需要升级的游戏
     去年我大红大紫,今年却有些流年不利。5月下旬以来,南店子街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现在时值大蒜收获时节,很多大户却犹豫不决,不敢将我收储。
我的感觉是,这次是撞到枪口上了,谁让媒体把咱捧成明星了呢?5月以来,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已到南店子街做了两次调查。南店子街上有人说这是针对涨价的,有人说是针对电子盘交易的,还有更神乎地说是要针对某些大户的。
我心里也很清楚,经过这么些年的自然生长、野蛮生长之后,现在已经到了需要制订更高级游戏规则的时候了。
     与其它蔬菜不同,我是一季生产、四季消费,当年的产量是不可能有弹性的。供求关系在我这里可以得到很极致的表现,供大于求一定是掉价,供小于求一定会涨价。风险的源头在于,没有人知道今年的种植面积到底有多少。
     因为指导尤其是保护不力,农民兄弟都是凭着感觉来种的。比如2006年行情好,很多人就一哄而上扩大种植面积,结果就是供给猛增,2007年我就不住地掉价。一些专业人士建议国家出台关于我的产业规划,国家要计算出每年全国最优种植面积,指导农民种植。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
     “信息不对称是我这个产业里很大的一个问题”。有好几年,我的收购价格不断上涨,南店子街的人抢着收购;但一开库交易,价格就往下掉。这里面主要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收购时没人知道市场上到底有多少大蒜。从2009年开始,南店子街80号的大蒜现货交易大厅,每天都会在电子显示器上报出当天的成交价格,并且每隔一段时间会统计金乡及周边6个县的库存量。不过它的权威性还有待市场检验。
     与此同时,电子盘的整治也提上了日程。
     现在压力最大的,是被称为“存蒜的”经销商们。很多人都认为是他们的投机,推高了我的价格。我觉得他们有一点冤。他们有逐利的天性,但也承担了巨大风险。行情不好时跳楼、发疯的,主要就是他们。如果没有他们收储,相关的冷库、物流、劳务等相关产业链几乎不复存在,我就要回到最初级的商品经济时代,哪儿还能有今天这个机会在这儿说三道四呢。
作者:《中国企业家》记者 黄秋丽   20100622   来源:《中国企业家》
 

 

 

鲁公网安备 37082802000008号